第790章 番外04:如今的须弥万界(二更合一)

    忧心容逸的叶千璃显然没猜对,毕竟她的崽容逸不仅没事,还历劫得十分成功,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期值。

    但让他能历劫得这么成功的晏瑜,情况却是很不明朗,尤其是在越发靠近九莲域时,越是如此!

    原本只是神魂被牵扯到的晏瑜,此刻像是陷入了梦魇,不仅眉头紧锁,脸色还急转直下的失了粉润,苍白极了!

    容逸因而已当机立断的拢出潋滟紫芒,将牵扯媳妇儿的异息迅速阻断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敏感察觉到不对劲的晏小宝也不闹了,已经紧张的抱住他爹修长的脖子,眼巴巴的看着脸色忽然惨白至极的晏瑜。

    九婴同样戒备了起来!

    就连小白喵都紧张的抓住了晏小宝的嫩脖子~

    与此同时——

    处于晏瑜识海里的容逸神魂体,已经在叫回媳妇儿的心神,“小鱼儿,醒醒。。”声音并不大,为的是莫惊到媳妇儿,让她明显已经受创的神魂再遭创伤。

    可晏瑜却没给出回应……

    “小鱼儿?”容逸眉心紧蹙,忽然有些后悔!后悔此前没有立即阻断那缕异常的气息,以至于媳妇儿猝不及防的受了创!

    尽管他的本意是不想打断媳妇儿悟道,也是想要成全她走向更适合她自己的道,可若是因此导致媳妇儿……

    后面的可能容逸不愿想,但他的呼吸明显有些乱。

    某小感受到了,已经本能的!更紧张的抱住他爹,同时还朝他娘亲“biu”一声,开出了不少紫色的小花花。

    而在这些紫花开出的同时,晏瑜总算给出了微弱的回应,“夫君~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容逸的神魂体立即应道,一颗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的心,稍稍缓了下来,“方才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了一个人。”晏瑜的声音逐渐清晰,但听得出确实受到了创伤,十分虚弱。

    容逸因而心一揪,差点脱口而出的让媳妇儿先不感悟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话还没说出来,一道雾蒙蒙的彩光已聚在他的神魂体跟前,并逐渐化成了他媳妇儿的模样。

    再次聚出神魂体的晏瑜虽然脸色很苍白,魂体也有些许透明、涣散感,可仍然让容逸心喜的明白到——

    媳妇儿成功了!

    至少第一步是成功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才心喜完,他的小小媳妇儿,已经扑到他跟前,将他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那销魂的感觉,当时就将容逸迫得神魂归位的“哆嗦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晏瑜同样体会了到了那种销魂感,毕竟她刚刚再次成形的小神魂体同样很敏感,所以她当时就醒了,还跟着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娘!”一瞅见娘亲醒来的某小,当即扑到他娘亲怀里,还往他娘亲的颈窝钻了钻,明显又黏又紧张。

    晏瑜本能的接住了崽儿,软声安抚道,“没事,娘没事。”

    继续往娘亲怀里钻的晏小宝,他就窝在娘亲怀里不动了。

    晏瑜则持续轻抚着崽崽的软背和小光头,让他更安心一些,同时抬眸看向抱着自己的夫君,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红。

    而紧紧抱着媳妇儿的容逸,他是缓了好一会,才将身体上的反应逐渐压制下去,那种要命的感觉却还回荡在他的感知里。

    从前,他不记得初夜,也没和媳妇儿洞房前,反而还好些。

    如今,媳妇儿什么滋味,他已经是仔仔细细的尝了个遍,哪里还经得起她方才那么一抱!真的是要命。

    就方才那忽然而至的紧紧一抱!可真如被她、绞了命……

    以至于再开口的容逸,声音明显沙哑得很,“第几次提醒你,别动‘他’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立即垂下眼帘的晏瑜,将怀里的崽儿抱得更紧了,明显十分心虚。

    那神态……

    让容逸眉心微跳了跳,暗道果然小崽子就是随了媳妇儿,这心虚的模样、神态,完全一致!真不愧是亲母子。

    偏他就吃这一套,已经心软得一塌糊涂,只能掐紧媳妇儿腰肢道:“回头再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晏瑜自知理亏,并没打算说什么,只是因感觉到她夫君这一掐,掐得很暧昧,脸就下意识更红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亲爹训娘的某小却不乐意了,他这时已经从他娘亲怀里转出头来,很维护他娘亲的气鼓鼓表示,“不、可以!”

    当时就戳了崽儿鼓嘟嘟小嫩脸的容逸,还顺手撸了崽儿的小光头一把,“你知道你娘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、对!”抓住亲爹大手的晏小宝表示,不管娘亲做什么,娘亲都对!就是不能收拾,不能欺负。

    这话倒是让容逸眉目间都漾出了这笑意,“有道理,那你日后要一直记得这话,不可违逆你娘亲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~”被认同的晏小宝马上开心了,已经笑嘻嘻的应了。

    晏瑜听、看到这里,脸上也有了笑,也再次抬眸看向她夫君了,结果腰上又被暧昧的掐了掐不说,还接到了夫君意味深长的眼神暗示。

    晏瑜:……

    忽然并不想再看夫君了。

    而将怀里娘俩换个姿势抱稳的容逸,他已正色在问,“小鱼儿方才看到了谁?”

    晏瑜却没立即回答,还想让她夫君换回原来的姿势抱她,不要像这样,将她两腿分开,还要她双腿缠着他窄腰……

    从前,晏瑜也没觉得这样被抱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的话,感觉就有点羞耻,忍不住想太多。

    但容逸却打定主意就这么抱着媳妇儿,所以他根本不给怀里人儿想偷偷换姿势的机会,一掌紧紧定在人儿的腰臀上,不让她挪动半分。

    晏瑜无法,只能尽力不被旖念影响,也认认真真的回答道,“是个老头,我不认识,但他叫我去,我不乐意。”

    “他便攻击你神魂?”容逸心一沉的问。

    晏瑜点了点头,“不错,他的修为我还没来得及看透,但他似乎能捕捉到我的气息,而且、……”后面的话她没马上说下去,似在思量。

    容逸也没打扰,只等着媳妇儿想通透了,再告诉他。

    晏瑜倒也没让容逸等太久,“他似想吞噬我,又或者是操控我,在夫君断开他对我的操控后,我能感觉到,他很愤怒。”

    容逸冷笑,“狗胆不小!”竟敢打他媳妇儿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狗!”再次被紧紧裹在爹娘怀里的某小,也跟着嚷嚷了两句,“狗!”

    晏瑜便垂首亲了亲崽儿的光头儿,“小宝又都听懂啦?”

    “懂!”其实一知半解的晏小宝,并不纠结于那些听不懂之处,只认定有个狗老头要欺负他娘亲。

    晏瑜便夸道,“小宝真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嘻~”开心抓紧娘亲肩膀的某小,还挪了挪小屁屁,小猴子一样扭来扭去,显然恢复到他娘亲方才没出事之前的活泼状态了。

    毕竟晏瑜虽神魂被创,但在麻辣神花的蕴养下,恢复得也很快,早已无大碍,否则容逸也没心思生出那些逼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此外,她的神魂明显还因此获得了进益。

    是以,晏瑜已接着说明,“说来也奇怪,他罩来的、那些意欲捕我的气息,于我而言似也十分有用,我因而摆脱了方才那种什么都感知不到的混沌状态,甚至……”

    再次沉吟不语的晏瑜回想着方才的际遇,有种直觉:“我与那老头之间,应有些关联。夫君,我将那老头的模样传你,你且看看认得不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不等容逸回应,晏瑜已经自然而然的、双腿稍稍用力往上撑,将自己的额心,贴上她夫君的额心。

    而后……

    晏瑜只需神念一动,她方才看到的、那老头的清醒,就已在她那额心花微光流溢间,拓入容逸的识海里。

    微抿了抿薄唇的容逸,当时就将凑到跟前的红唇攫住,很是用力的吮了一口,才道:“为夫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被吮得微微一呼的晏瑜,她就、顺势亲上她夫君的薄唇,双手也从撑在她夫君肩膀上、变成抱住他夫君的修颈。

    被反攻得稍怔了一怔的容逸,马上回击!可惜……

    再次被夹到的某小,已经挣扎着爬出来,“啊!又夹、夹扁、宝~”

    顺手将崽儿重新捞回胸前的容逸,倒是松开了媳妇儿的唇,眸色却黯了几分。

    反倒是晏瑜已经神色自若的往他肩颈上侧头靠了下去,一手仍搂着他的颈,一手则已去摸某小的光头儿了,“是娘亲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怪!”晏小宝大气表示。

    容逸便也捏了捏这只小崽儿,同时收了收心的说道:“这老头必在前方那片地域,我们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晏瑜自然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容逸当即加快了速度,直接闪向“眼前”那片莲形地域。

    同一刹那——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九莲域恰巧震出了极大的炸动声。

    域内星辰纷纷挪位不说,规则、秩序都嫉妒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许多正在闭关感悟的修士因此走火入魔,当场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唐氏一族的不少强者,也都在这场动荡中无辜蒙难。

    唐平莫脸色都白了,“这可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“再这样下去,我族恐怕要被灭绝。”穿淡黄袍的十长老脸色十分难看,“须弥军就算没接到吾等的求救消息,也会察觉不对劲吧,怎不出手相助?”

    “也许情况太过复杂。”银发大长老摇头叹息,“能让我九莲域秩序扭曲成这般者,必然只能是老族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要作甚?”有些暴躁的赤袍九长老已经坐不住了,“须弥山封山时,他要疯也就罢了!如今须弥山已开,须弥军再次出现,他是想要唐氏一族灭于他之手么!”

    银发大长老有些颓丧的靠向身后的椅背,老脸满是倦色:“有些野心一旦萌生,必是不死不灭,恒族长当年忽然失踪,我就心知不好,恐有隐患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倒是隐忍,让我等都以为并没有什么隐患,不过是我等杞人忧天,谁曾想他说发作就发作,竟也不为族人思量一二。”

    唐平莫听着长老们对父亲的评价,有心想为父亲解释一二,却又无从解释,毕竟眼下已有不少族人因此蒙难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沉沉一叹的银袍二长老却道,“为今之计,也许只能帮他顺利成事。”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殿内一寂。

    各自都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但银袍二长老却再次说道,“以恒族长的行事作风,必是不会在成事前,让我们有机会出去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结果如何,我们唐氏一族的下场基本都是族灭!既然如此,不如助他一搏,若是成了,不说能取须弥王而代之,至少也能在须弥界真正拥有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老二,你觉得能成?”银发大长老觉得这简直是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可银袍二长老不得不说,“我们有选择的权利么?”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在场的唐平莫和十位唐氏长老,此刻都心知肚明的知道,唐恒已经铁了心要搞事,并且还狠毒的将他们都卷进来了。

    没能在出事前联系上须弥军,基本等同于已经上了贼船,此后再向须弥军如何澄清,显然都没大用!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也不是完全没有。

    银发大长老挣扎陈述道,“据闻,须弥王已不管事,如今执掌须弥界者,乃其长子——容墨,墨太子行事温和,未必不会信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但若恒族长能成事,我唐氏一族,也能成为容氏那般存在!”银袍二长老却道,一双老目还燃起了热焰,显然是也有了野心。

    银发大长老想也不想的怒斥道,“别做梦了!容氏那等独绝血脉不可能复制,须弥王无所不能,说不定吾等此刻的讨论,已然被他听去!”

    “那他为何不出手?”银袍二长老反问,“须弥山封了无数万年的山,在恒族长要成事前,忽然就说开山了,如此巧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银发黑袍的大长老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银袍二长老没再藏匿心中的话,“也许须弥王早就归墟,那无数万年的封山,不过是其子在继承其衣钵传承所需时间。

    但大长老你也说了,须弥王无所不能、不可复制!那么那墨太子自然比不得须弥王,然、恒族长天资清奇!是以,吾族未必不能成事!”

    一番话……

    把原本还在惶惶不安的好些个长老,都撩拨得心头有火!

    唐恒有多强,在座者心中都有数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说眼下的九莲域,那也是唐恒一手“造就”。

    当年,是他将须弥东部的灵气汇聚于九莲域,才让原本散乱的须弥东部,逐渐形成以九莲域为中心的修炼沃土。

    在须弥山封山的那无数万年里,不仅九莲域发展迅速,整个须弥东部也逐渐繁盛起来,始神强者如雨后春笋、接连冒出。

    曾经的须弥界,除须弥山外,空前“贫瘠”。

    作为万域以及须弥界的中心,须弥山本身就过分强大!以至于界内无法形成其他地域,只有边缘地带才会有星土衍生。

    自须弥山封山以后,无数星辰、沃土才开始衍诞,让原本只能在须弥边沿生存的生灵、修士,终于获得了更多的资源,以及靠近须弥中枢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。

    仍没有任何生灵能抵达真正的须弥中枢,传说中的须弥山所在处,更不知道须弥王创下的传奇万域何在!

    是以,唐恒才会断定!须弥山已随须弥王陨落而消失,万域可能也没了。

    哪怕千年前须弥军再现,唐恒仍坚信自己所想!

    眼下看来……

    银袍二长老显然其实是唐恒的追随者。

    银发黑袍的大长老不由长长一叹,“看来这么多年来,老二你才是真正知道恒长老计划和目的者,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时至此刻,大长老很清楚,族长的传讯必不是因为九莲域秩序混乱,而传送不出去,是因有“内贼”!

    如此一来,唐氏一族真的是多说无益了,只能反了。

    而那银袍二长老也没再否认的站了起来,“恭迎恒族长!”

    殿内众人闻言,俱是一怔!

    一名老者却无声出现殿内了。

    唐平莫当即起身朝老者唤道,“父亲!”有些激动,又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除大长老外,其他长老心中则真正燃起了希冀的花火,因为再次出现的唐恒,让他们觉得很强!非常强!

    也就在此时……

    抱着媳妇儿和崽的容逸,已无声落入了九莲域。

    同一刹那——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须弥山尖已无声流溢出一缕缕潋滟的紫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