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有情~人终成眷属

云婉柔听她的话觉得还有挽回的余地,拉着她的手,神色激动道:“只要你不愿意,娘愿意为你去太后那儿求情。”

叶舒玄见雅茉一直垂着头不说话,就知道她并不想解除这道婚约,上前安慰道:“婉柔,别把孩子逼得那么紧,雅茉长大了,有自己的想法,一切就让她拿主意吧。”

听见叶舒玄话中的理解,雅茉脸上终于扬起了一抹微笑,轻声道:“谢谢爹的理解。”

云婉柔见事情不可挽回,气愤的离开了屋内,叶舒玄在离开前说道:“雅茉,你是爹的宝贝,无论你做什么,爹都支持你,你娘那儿,我会替你去劝她的。”说罢带着云婉柔离开了恭亲王府。

送走了叶舒玄他们,雅茉拿起圣旨走到床前,低语道:“冉恒,你看,皇上亲自给咱们二人赐的婚,你知道吗?当我娘知道这件事后,还跑到你这儿准备找你算账,要不是我爹拦着,你觉得我还会在这里跟你说话吗?”

“冉恒,我想过了,等咱们二人成婚后,去看看大乾的大好河山,感受每一个地方的民风民俗,不过这一切都要在你醒来的前提下。”

“冉恒,我求求你快点醒来,好不好?你不要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扔在这,我不希望等你醒来的那一天,发现我已经配不上你了。”说着说着,眼泪止不住的救了下来,滴落在风冉恒的手上。

昏睡着的风冉恒感受到心爱的人在哭泣,缓缓睁开眼睛,声音沙哑道:“雅茉。”

一晃三年,雅茉年至十五,三年前镇国侯府事件早已查清,原来是七皇子为夺储位,故意为之,最终被废为庶人,终生囚禁在南郊的别院中。

郑国公联合白王爷试图造反,被察觉,被判斩立决,阖家被降为官奴,白佳慧则和亲到西戎,成为白家唯一的幸存者。

而云婉柔在三年前生下一对双胞胎,惹得胡老太君每日都要跑过来看外孙。

转眼间到了雅茉行及笄礼的日子,今年也不知为何,花开得特别早,护国侯府里的人皆说是因为受到喜气才开得早,云婉柔一高兴赏了所有人一个月的月钱。

及笄礼这一天早上,还不到三更云婉柔就跑来把雅茉从床上拉起来,月嬷嬷带着她去了一旁的浴室,给她进行着洗浴。

浴室里水雾蒸腾,雅茉坐在浴池中闻着淡淡的花香,渐渐清醒过来,感受着月嬷嬷在身上擦了擦去,终于忍不住出声道:“嬷嬷,还要泡多久,我身上的皮都发白了。”

月嬷嬷舀起一瓢水浇在雅茉光滑的肩头,笑劝道:“这天洗澡有讲究,小姐你再忍忍。”

听着月嬷嬷的话,雅茉老实的洗了澡,刚从浴池中出来,湘琴就拿着帕子给她擦干头发,洛书仔细的帮她把里衣穿好。

云婉柔走进浴室,看着倾国倾城的女儿,心里一阵感慨,暗暗擦拭了眼泪,笑道:“我的女儿长的真快,转眼就从小团子长成大姑娘了。”

雅茉知道云婉柔是在想着她的婚礼,忙走过去,抱着她,轻声抚慰道:“娘,我在怎么长也是你的女儿,难道不是吗?”

云婉柔点了点头,掩下心中的伤感,拿起梳子给雅茉梳着头发,嘴里一直说着吉祥话。

很快,在众多人的帮助下雅茉穿好了华丽的服装,规规矩矩的坐在屋内等待着吉时的到来,云婉柔则去了前院招待今日到场的贵客。

吉时到,雅茉端庄的出现在大厅中,绝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一双凤眼闪烁着智慧的光,举动优雅,就像是一位公主。

在众人的注视中,雅茉结束了及笄礼,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护国侯府要开始准备她与风冉恒的婚事了。

时间在准备中流逝,转眼到了婚礼的那一天,雅茉在京城中的好友都过来替她添妆,一时间屋里到处都是人,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。

云婉柔领着五福夫人进屋给雅茉开脸,她进来后屋里瞬间变得鸦雀无声,全部围在梳妆台前静静的看着。

五福夫人拿出一根红色的丝线,嘴里一直说着吉祥话。雅茉只觉得脸上就像是有蚂蚁在咬,皱了皱眉,嘴角微微上扬。

接着雅茉在湘琴等人的服侍下穿上了喜服,红色的喜服做工精致,无论是牡丹还是凤凰皆活灵活现,如同真的一般,华丽的嫁衣衬得雅茉更是倾城之姿,惹得屋内的人皆深吸了口气,眼里满是惊艳。

五福夫人惊艳的望着雅茉,一直赞叹道:“天下竟然有这般标志的人物,真叫我给撞上了。”

雅茉羞涩的垂着头,坐到梳妆台前,五福夫人拿着象牙梳子一边梳一边道:“一梳梳到尾;二梳白发齐眉;三梳子孙满堂。。。。。。”她的声音很温和,让雅茉略有些躁动的心渐渐安静下来。

梳好了头发之后,五福夫人将丫鬟手中捧着的凤冠戴到雅茉头上,凤冠是云婉柔花了三年的时间打造而成,每一个装饰都满怀着她浓浓的祝福。

五福夫人梳好头后,拿起桌上的一朵绢花别在雅茉的发髻上,绢花代表着美好的意味,是每个新娘必须佩戴的。

看着镜子中的女子肤如凝脂,淡扫娥眉眼含春,美目顾盼,红唇荡着浅笑,拿起粉盒,在她的脸上擦了淡淡的一层脂粉,又让她抿了胭脂,周围人眼中满是惊艳。

待一切准备完毕,只见一个丫鬟跑进来道:“夫人,世子领着迎亲队伍来了。”

“走,咱们堵门去。”屋内的姑娘听见风冉恒已经到了门口时,一下子全部跑了出去,准备给新郎官下个下马威。

风冉恒在门外站着,只听一声咔嚓声,大门大打开,从里面跑出来许多孩童,围着风冉恒唱到,“新郎进门,先给喜钱,喜钱不给,不让进门。”

云凌天要有准备,拿起手里的篮子,朝着小孩子们扔去。小孩们忙着捡钱哪里还有时间去堵新郎,没有小孩的围堵,风冉恒顺利的进到了府内。

刚进到府里,只见谢氏站在门前,笑道:“新郎要想见新娘,必须咏诗三首,只要能得到我们的同意,你就可以进去。”

“云凌天,你怎么把这么重要的情报告诉我。”风冉恒见堵人的是谢氏,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云凌天,云凌天哪里知道谢氏归来,只得把亏吞进肚子里。

对于吟诗风冉恒可谓是信手拈来,很快的做好了三首诗,谢氏跟着周围的人点评了一番,笑着放他们进去。

再往里走就是雅茉的水月居,只见许多未出阁的姑娘堵在门口,说道:“要想见新娘,必先给红包。”

风冉恒从云凌天那里拿过一沓红包,悉数发给每一个人,姑娘们拿过红包,又想了众多法子将风冉恒拦在门外,眼看吉时已到,风冉恒对身旁的人使了个眼色,云凌天他们点了点头,将风冉恒围在中间,直直的冲了进去。

走进院子,风冉恒看见雅茉盖着盖头,端坐在椅子上,手里紧紧握着苹果,喜娘看见他后,将红绸递到他的手里,拉着红绸,风冉恒才发觉他真的把雅茉娶到手,脸上带着止不住的笑意。

拉着雅茉,他们先去了正厅给叶舒玄和云婉柔行拜别礼,看着即将要离开家的雅茉,云婉柔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,眼中满是不舍。

叶舒玄心中虽然难受,但并没有表现在脸上,嘱咐了风冉恒几句,坐在座位上看着他们远去。

拜堂礼在晚上,雅茉进入恭亲王府后一直坐在新房中,静静的等待晚上的将临,期间有不少人跑来跟她道喜,皆轻轻点头回应。

也不知坐了多久,门终于打开了,喜娘扶着她走到了前厅,还没走到门口,突然一只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,通过感觉她知道此时在身边的人正是风冉恒,脸上扬起甜蜜的笑容。

被风冉恒领着,他们走到事先摆好的蒲团前,礼仪官喊道:“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,礼成,送进洞房。”

结束了拜堂礼,雅茉又被送回了洞房,折腾了一天,她现在可是饿得前胸贴后背,听着肚子传来的咕噜噜的声音,雅茉低声道:“湘琴,现在什么时刻了,冉恒什么时候回来?”

湘琴也听见了雅茉肚子传来的声音,低声道:“小姐,世子还在前厅敬酒呢,要不我给你拿一块糕点,先垫垫。”

想到结婚这日的忌讳,雅茉忍着饿意,微微的摇了摇头,就在此时门突然打开,风冉恒一身酒气的走进房里。

在喜娘的吉祥话中他拿起挑竿,将红盖头挑下,雅茉倾城的容貌露了出来,看着他火热的眼神,雅茉娇羞的低下了头。

喝过合髱酒后,风冉恒将屋里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,怀里抱着雅茉,眼神深情的都能掐出水来,看着她微抿的红唇,轻轻吻住。

雅茉感觉浑身火热,手紧紧的抱着风冉恒的脖子,风冉恒受到她的鼓舞,渐渐往床上倒下,垂下的床帘遮住了一室的春~光。

喜欢神医嫡妃请大家收藏:()神医嫡妃新更新速度最快。